算坑

反正随缘啦。

不定时补充。

1.墨魂【主吃苏王、辛陆、李杜、王总相关】

2.无形门【主吃温荆、巩荆、李杜、高岑、二苏】

3.历史同人【主吃李杜、元白、刘柳、神荆、温荆、巩荆、苏王、辛陆、胤煜、政斯、高岑、北宋相关】

4.惊悚乐园【主吃叹封叹、封吞、吞湿吞、封鸿、四贱客相关、剑封剑、封疯封】

5.凹凸世界【主吃安雷、嘉瑞嘉、卡雷卡、雷瑞、丹狐、雷凯雷、柠凯、金凯、雷右相关】

6.魔道祖师【主吃忘羡忘、曦澄、羡澄、追凌追、聂瑶、恶友、晓薛晓、宋晓、澄宁、离轩、柳澄(?)】

7.托马斯与他的朋友们【主吃艾德华×高登、托马斯×培西、红梅×托马斯、红梅...

硬币

接上文,第一章没完


“哎陆夔雨你什么意思啊?让你练字才练几行?不求上进是吧?”

“郑湘绒,你叫我练字我也练了,叫我背单词我也背了,你怎么还这么多意见啊?”

“你!……”

“两位……冷静冷静……”我费了挺大力气才拉开她们两个,我大可以感受到课桌与课桌之间浓浓的硝烟味儿。女孩子嘛,尤其是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们,一双双或甜美或明亮或冷艳的水灵灵的眼珠子一眼看过去,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看不惯的人出现。到了后面,那人只要有一点点对自己不敬或有不满意的地方,自然是愈发厌恶,大脑自动过滤掉所有那个人的优点,眼中无法容纳那个人所谓“恶心错误”的种种言行举止,扭曲的心脏如同一个狭隘奇诡的水泵,于是斑驳交...

杂图
前两图是给好朋友的礼物。

é±¼
花
萍
@安生目莲

水仙

是那个【遇到性转的自己会不会跟TA谈恋爱】的梗!!

我搞我自己哈哈哈哈哈哈哈

诗镣【男】×鱼鸦舟【女】


一.


“你好。”

我抬眼看了看对面的男人,心道长得还不赖嘛。

“你好。”

他也很有礼貌,递上名片。我也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递给他。

“鱼鸦舟……鱼女士对吧?”他看了看名片,然后问道。

“幸会,诗先生。”竟然叫诗镣吗?我心道,是生僻姓啊,这名字倒是挺有文艺范儿,不过说真的,谁知道他是不是个衣冠禽兽呢。我隐蔽地瞟了一眼手提包的夹层,那儿有一把精巧的水果刀。

“鱼女士是主修历史的是吗?我曾经在陵大的历史展报上看见过你的照片。”等等,陵大...

????
妈的你怎么上来的
小破球女孩冲鸭!!
【占tag致歉】

细化你MB……
不细化了
@安生目莲

就是顺便叨叨凹凸相关

杂食党,瑞嘉嘉瑞通吃,安雷可拆不逆,偶尔会食雷瑞,雷凯和瑞凯,佩帕不逆,雷嘉嘉雷通吃,雷卡卡雷通吃,柠凯不逆,不讨厌安艾和呆毛姐弟,丹秋和丹狐都食,金凯和金幻是极好的!!【强烈安利
等会儿,安瑞和安耀好像也不错。

天雷瑞金和雷安。

总之是个安左和金左过激的雷吹。

@安生目莲 我说完了,到你喽。

硬币

(一)

吾心有恙,不曾言说。

只因,君为我心魔。


啪。

凉凉的金属面毫不胆怯地倒扣在红木的桌子上,展现出的明亮的那一面被阳光反射出耀眼的灿白,晃眼的光。我看不清硬币是哪一面朝上。

“钟潇渝。”

我把硬币随手揣进口袋,冰冰的,沁得手心冰凉。

“在。什么事?”我应。

女生张扬地笑:“帮我去办公室拿作业。”

“诚姐你没事又找我当苦力?”

秦善诚邪邪地扬起嘴角:“生命在于运动,去吧,我看好你。”

“啧。”我撑起身子,捋了捋飘到额前的头发,看了看时间,还有四分钟。来得及。我隐蔽地白了一眼秦善诚,懒懒地从桌椅林立的水泥混凝土堆中间穿过去。

“钟班长。”

我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