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鱼鸦舟,叫我周周就行。一个外在霸道又占有欲强的失眠戏精。是画渣本渣了。自以为是的业余文手。平行空间世界观。
最近吃凹凸,时之歌,恋与。
沉迷安雷嘉瑞舜远维赛舜维李怼怼。
喜欢给基友安利各种CP。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我好像就是个杂食党。
希望有朝一日在lof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带我飞,然后脱单。
我有在努力写文产粮啊O_o
人生不仅有眼前的作业,还有唐诗和宋词。
我永远爱煜哥。
和轼哥。
以上。
我是鱼鸦舟,很高兴认识你。

关于

一池萍碎

※私设现代PA,27岁总裁舜×25岁律师远,私设舜比尽远小一岁。
※上面写的不是bug。
※私设如山。

一.

最开始的半年里,舜经常在口渴的时候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同一个方向,但在看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时暗自苦笑,于是独自一人起身倒水。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仿佛与世隔绝的寂寥感,好像空处的每一块苍白的瓷砖反射出的银色光辉都在肆意地嘲笑他内心深处的一块空洞。他以前根本没有想象过这样的场景,讽刺的是现在他却要竭力习惯它。
舜不愿意承认他现在的样子是因为尽远。但是他却又没办法不承认这是因为尽远。因为尽远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却又是那么可恶的一个人。他在前半生给予了舜知己相见高山流水一般的情谊,又在后...

舜远·《一池萍碎》预告

『墨发的王者伫立在窗边』
『窗外有艳丽的烟火』
『如梦似幻  旖旎风光』
『只可惜王者的眼里不曾有过过眼云烟』
『碧瞳的侍卫斜倚在栏杆』
『头顶有浩瀚的苍穹』
『广袤无垠  浩浩汤汤』
『很遗憾侍卫的瞳中无法容下万顷银河』『王者的眼里只有与他相似的苍穹』
『如墨的蓝色』
『在他的眼里沉淀出一片深海』
『侍卫的瞳中余留同他一致的烟火』
『似萤的璀璨』
『于他的瞳中洒落下千百星辰』
这一篇没能赶上舜总生日发!
于是就把诗放出来混预告!
七夕见啦各位时之歌女孩!
这首诗其实和正文一点关系都没有!
真的!
只是出现了一次而已(^ρ^)/

雷瑞真好吃!!
交个党费!

存!!!!!!!
神仙下凡辛苦了!!!!
我永远爱存儿————!!
【暴风哭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生目莲 你有没有看过啊快点来看啊这个人是神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啾啾存:

曲子没灵感,又不会画画,只能摸个鱼……昨晚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画面

我这就去填坑……


昨天晚上去公园散步啦
公园的花真漂亮啊,香味也很浓郁ლ(´ڡ`ლ)
就是太浓郁了点,原来很清甜的香味闻起来有点儿呛……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星星和蝴蝶

别睡着了。

我依稀听见他这么说。

也有可能是我幻听吧,毕竟我根本看不清他的嘴唇是否开合过。因为我太累了,根本无法分辨。

我感觉他轻轻地抚摸我的头发,然后是一声轻叹。我这回听清楚了,于是我嗤笑一声,说安生木鱼你他妈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伤春悲秋的人了,老娘还没死呢。他这三天里第一次笑了,说你有精神就多休息一下,别硬撑。要打嘴仗也别挑这个时候。

我眼前又开始出现大片大片的灰色阴翳,像一大群灰色的蝴蝶。我一阵晕眩,条件反射般干呕起来。

他扶我起来,脸上全是担忧,难道是情况恶化了?我勉强睁开眼睛,回答不是,他看看我,欲言又止。

我不耐烦地问道,你想说什么快说,如果是担心的话就别说了,老娘还没有脆...

用行动证明事实

※本文为吞湿吞无差。

※主吞湿。

在惊悚乐园的一场杀戮游戏中,秩序和他们相爱相杀的好对手——诸神,又双叒叕见面了。

秩序这边是梦惊禅,生鱼片和吞天鬼骁,而诸神那边仍然是毫无新意的四人组——不过少了一个阎摩。此时两队正各站在系统生成出的一道悬崖的两边,悬崖的中间不是很宽,目测也就六七米的样子,但悬崖深处却是深不见底,时不时还从崖底传来一阵阵令人背后生出一阵寒意的不知道是什么鬼怪的凄鸣和哭号,估计要是换了王叹之站在这,说不定早吓掉线了。

两队对视了一会儿,还是梦惊禅率先打破了沉默:“那个……诸神的几位,我们要是还不开打的话,说不定会被判定成消极游戏的哦。”话是这么说,在场的每个人也都明白他...

夜深

虽然题目很小清新啊一股子文艺味儿,但是我是来告诉大家的,我!鱼鸦舟!!转行做沙雕写手啦!!!
【不要听楼上乱讲话。】
【话说你写的东西有人看吗?】
(楼上扎心了,老铁。)
咳咳,写架战最近没有灵感,所以我想写一些沙雕的东西出来,关于古代词人和诗人的一些东西,大概是豪放派VS婉约派。等着吧。早晚会写出来的。
顺便说一句!我爱李煜!!李煜我男神!(/≧▽≦)/~┴┴

架空向战争2/?

沈冥靠在宽大的椅背上,手中正翻看着一个巴掌大的线圈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八九页纸。渐渐地,沈冥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狡诈又自信的微笑。

下一场不是突击战吗?你们不是想让我来指挥吗?好啊,那就不打突击战了,我方军队就在营地外等着他们来进攻好了!防御本应来试探的三四千人,这点自信CT还是有的!

沈冥临时把作战计划改了分配下去,令士兵们有些不知所措,但作为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他们是不会轻易对指挥官的命令产生质疑的。

同一时间,CT高层会议室。

安生木鱼和漆雕麟走进了会议室,坐在六边形会议桌的第三边上。会议室里已经有四个人就座了:R国军事统领之一的沈睿,同时他也是第二指挥官沈冥的父亲。此人身形...

题外话

其实这个早就应该发了,一直拖着没写。
禁止转载。署名也不行。
抄袭?你敢抄老子分分钟弄死你。
商用就算了吧,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
喔唷,如果你觉得老子弄不死你的话,那我就送你一句话,抄袭狗去死。
祝抄袭狗和侵权者无后并且不没。
以上。
懂?

1/3

© 爱煜鸭粥✔ | Powered by LOFTER